Jo安

这里是一只很好勾搭的小透明安安~

我还记得呢(上)(ET,AU)

致郁向
应该是BE
不谈人生,不收快递
挂科后的报社产物

很多很多年后,当Legolas带着Aragorn回家时,看着他们幸福的模样,Thranduil突然想起了Elrond。很多很多年前,他们也是像这样,一嘿一金的两个脑袋靠在一起,年轻的脸上满是笑容,活脱脱两个恋爱中的傻瓜。
他记得他们是对方的初恋,那时候他们还都是高中生。Elrond总是悄悄经过Thranduil的窗外,装作东张西望的样子,眼神却一直锁在靠窗的那个金发身影上。不过每次Elrond都看不到Thranduil的正脸,那是因为其实Thranduil也在看窗户上映出来的那个黑发的身影。他们就这样做着对方眼中的风景,一直到他们高中毕业。Elrond去了Johns Hopkins攻读医学,Thranduil去了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读商科。拿到offer的那一天,他们出去庆祝,Thranduil记得Elrond喝醉了。Elrond黑色的眼睛亮的可怕,他紧紧地抱住Thranduil,喃喃地说,Thran我好喜欢你,可是我们不能在一起了怎么办?我应该早点告诉你的对不对,那样你就不会离开我了对不对?Thranduil记得Elrond越说声音越低,也记得自己当时就哭了。他知道自己是爱上Elrond了。第二天他就放弃了U penn的offer,心里下定决心要考去Johns Hopkins。他记得自己告诉父亲这件事的时候,从没对他吼过的父亲气得摔了东西,颤抖着嘴唇却一句重话也说不出来,而自己倔强地仰着脖子,转身就重重关上了书房门。他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一个月,一个月以后,他收到Johns Hopkins的offer,国际关系专业。他激动的要昏过去,,父亲却并不开心,只叮嘱他注意身体,眼睛里是抹不开的担忧。
大一新生入学报到,他用尽关系把自己和Elrond分到同一个寝室。Elrond走进来的时候,他冲上去给了他一个拥抱,告诉他他们永不分离。然后迎着夕阳,他们接吻了。一切都美好的像梦。Elrond会给他写一首一首的情诗,用漂亮的花体字写在精致的纸上。Elrond会给他做最美味的法餐,那双拿手术刀的手切菜的时候一样漂亮优雅。Elrond会为了他做一切事情,而他也愿意为了Elrond做一切事情。他们一起去图书馆学习,一起去餐厅吃饭,一起去Johns Hopkins的音乐学院散步,Elrond指着树叶里漏下来的阳光说Thran你就是这样走进我的生活的,然后他就可以凑上去吻Elrond。Thranduil记得这四年的一切,他们的每一个吻,每一句情话,每一个拥抱。
然后,是研究生。Elrond顺理成章的升入医学院继续深造,他还是割舍不了最爱的金融,于是去了Stern读MBA,从此,他们之间隔了三个小时的车程。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的爱。他记得Elrond永远是起的更早的那一个,温柔地打电话叫醒自己;他记得自己在经济学课上偷偷给Elrond发短信抱怨课太无聊,Elrond陪他一聊就是一节课;他记得Elrond送给自己的亲自培育的兰花,也记得自己跑遍纽约的旧书店去买Elrond最爱的书的初版。就算身在两地,Elrond一直都在,不曾离开。
研究生毕业,Elrond继续攻读博士,他于是拒掉黑石的工作,回到巴尔的摩。他一下飞机,远远地看见Elrond,那么完美地单膝跪地,轻柔地说“Thran,你会嫁给我吗?”他当场扔了手上的行李,不顾形象地奔向Elrond。怎么会不愿意?他是自己唯一的幸福啊。那个春假,他们回到加州,拜访Thranduil的父亲Oropher。他记得父亲大发雷霆,当场一个巴掌就扇了过来,他倔强地不肯躲,Elrond替他挡下父亲的怒火。父亲大喊着让他滚出这个家门,他直接宣布和父亲断绝关系,拉上Elrond就走了出去,头也不回。回到巴尔的摩,他扔掉了信用卡,支票簿,家族戒指也被塞进信封丢置在角落,他找了份咖啡店的工作,又兼职给附近的一户人家做家教,勉强能够支撑两人的花销。他记得自己要加班,Elrond就在外面等他,冬天雪很大,而Elrond甚至没钱进店点一杯热咖啡坐着等他,大雪点缀在Elrond的黑发上,凝视着窗子里金发的忙碌身影,Elrond眼底是抹不去的温柔。他记得一次Elrond给自己送饭,女同事用拍立得拍下他们,钉在咖啡馆的留言板上,两个人笑得那么甜,像阳光色的蜂蜜。他记得自己站在树下等Elrond从实验室里出来,然后一起去吃一个冰淇淋,他们就着夕阳交换一个吻,以为这就是时间的终点。


TBC

评论(3)

热度(12)

©Jo安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