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o安

这里是一只很好勾搭的小透明安安~

《社交网络》OST整理完整版


Hand Covers Bruise

出现时间:5分26秒左右

此时情节:Mark在酒吧被Erica分手,一路跑回Kirkland

       这是影片的开始,也是一切的开始。曲名是“Hand Covers Bruise”,直译为“用手遮住淤青”,个人认为此处可以引申理解为Mark分手后利用极端行为来发泄不满,掩盖心中的悲伤。从片中可以看出Mark还是很在乎Erica的,毕竟他在片中唯一的一次道歉和挽留就是对Erica的,说的事“I’m sorry and I mean it.” 所以分手后很伤心很震惊很愤怒也是可以理解的,也是为他后面发博客骂Erica打好伏笔。这段配乐主要出现的画面其实是Mark跑回Kirkland的画面,旋律简单清亮,并不聒噪,和影片画面营造出一种隐约的忧伤凄静之感。


In Motion

出现时间:9分15秒左右

此时情节:Mark创建Facemash,穿插凤凰社派对蒙太奇

        这段BGM明显改换了风格,节奏更加跳跃富有活力,与Mark黑照片的过程以及凤凰社Party的桥段完美契合。Mark一句“Let the hacking begin.” 简直点燃了气氛,风格一下子就从失恋的忧郁愤怒转换成了复仇的快乐,当然也可以体现出Mark对编程的疯狂热爱。“In Motion”就是“运作中”,这里应该是指Mark正在编程,还有凤凰社的party正在进行,不过个人认为也可能指的是Eduardo Saverin正在过来的路上。


A Familiar Taste

出现时间:12分43秒左右

此时情节:Eduardo上线,Mark要公式,Facemash成形

       这段BGM和上一段的风格基本类似。Mark此时已经完成了照片的收集和一些基本代码的编写,只缺少一个“key ingredient”,就是那个公式,而此时Eduardo已经看到了Mark的博客,于是赶来安慰他,Mark全身心地投入编程,一心只要Eduardo的公式。曲名的翻译是“熟悉的品位”,可能是暗示了Mark和Eduardo之间的亲密关系,对对方了如指掌,也可能是暗示了Mark这种直接要东西的行径Eduardo来说稀松平常,似曾相识。可以感受得到,Mark和Eduardo关系很好,因此不难理解为何建立Facebook时Mark要去寻求Eduardo的帮助,但是这种关系也有可能是建立在互惠的基础上的,如果真是如此,那么Mark在Eduardo威胁到Facebook的发展时果断将其踢出公司的行为便变得合乎情理了。


It Catches Up with You

出现时间:21分03秒左右

此时情节:Mark被人传纸条骂dick,离开教室后被Winklevoss招募

       这里可以很明显的感受到Mark在学校被女生和一部分男生孤立,成为了校园公敌,而且,从Mark接到纸条后的表情以及立刻离开的举动也可以看出Mark其实并不喜欢这种局面,也就是说他还是在意外人对他的看法的。被Winklevoss招募的过程也很有趣,Mark在得知双胞胎是赛艇队成员时,立刻答应和他们谈谈。联系之前Erica曾提到自己喜欢赛艇队的男生,Mark这里应该是一种被激怒的状态,从一开始,Mark应该就从未把和Winklevoss兄弟合作当做一个选项。再回到歌曲,这首歌的基调一改之前两首的明快,深沉而压抑,像是迎面而来的海浪,而且曲名中的“it”指向并不明确,可以是指创建Facebook的想法,也可以是指Winklevoss兄弟,甚至可以是一系列后面的事情。


Intriguing Possibilities

出现时间:30分15秒左右

此时情节:Eduardo帮Mark作证,Mark开始构建FB雏形

        这首歌的风格介于明快和忧郁之间,节奏上并不舒缓,但搭配上此时的画面却有一种微微的紧张感和时间的流逝感。这一段是Eduardo给Mark作证后的回忆杀,搭配Mark创建Facebook的过程以及Eduardo通过凤凰社初选的画面,有一种对比感:两人都全身心地投入各自的事情,却没有很好地沟通。而且Eduardo此时并不对Facebook十分关心,毕竟他当时投钱很大一部分的原因都应该是因为问他要钱的人是Mark。“Intriguing Possibilities”可以译为“令人迷惑的可能性”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暗示了事件的扑朔迷离以及Eduardo证言的可疑性。从听证会上Tyler对Eduardo的反驳可以推知,Eduardo很有可能说了谎话以维护Mark和Facebook的利益。


Painted Sun in Abstract

出现时间:35分24秒左右

此时情节:Dustin小萌神上线,Mark给FB加上了感情状态功能,开始安利FB

       这首歌的曲名指向还挺明显的,“太阳”指的是光明和成功,而“描绘出的”与“抽象”则暗示了Facebook此时还未完全成熟,虽然会是一个显著的成功,但是此时羽翼还未丰满。事实上,电影中Mark在给Facebook加上情感状态功能后,他就让Facebook上线了,并且借用Eduardo的人脉开始扩展Facebook的版图。Eduardo本来害怕贸然给凤凰社的人发安利邮件会影响他的形象,但在Mark的坚持下,Eduardo还是给出了那些邮箱地址。这一段小插曲和之前Mark先斩后奏地买电脑升级设备那里还有些异曲同工之妙。


3:14 Every Night

出现时间:39分14秒左右

此时情节:Facebook被发现,Winklevoss兄弟正在练习赛艇

       特意去看了一眼电影,时钟显示应该是凌晨六点半左右(!),所以好像跟3:14没有什么关系,而且Facebook的正式上线是在大约36个小时前,也就是傍晚6点半左右,也搭不上边。这一段的曲风略显压抑嘈杂,而且个人觉得前一段的音乐中似乎模拟了按键盘的声音,也有点像船桨击打水面的声音,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那么这一段真是太嘲讽了,简直就是直接说“每个晚上Mark在打键盘的时候编程的时候,Winklevoss兄弟完全只是在忙别的事情啊”。后半段简洁的钢琴音,表达了Winklevoss兄弟气急败坏的心情,虽然节奏并不快,却更显出急躁。


Pieces Form The Whole

出现时间:42分41秒左右

此时情节:Mark与Winklevoss的听证会

       这一段配合曲名真真是显示出一种无力的悲伤。“碎片构成整体”,琐碎的争吵导致了他们最终的决裂对于Mark和Eduardo来说,他们过去曾经历的一切,曾拥有过的真诚的感情,美好的、不美好的回忆,都已经粉碎了。所以当Mark说出“he was also my best friends”的时候,他也明白他失去了一些生活的碎片,关于Eduardo的那部分。而当对方的律师带着一脸嘲讽的表情说“Your best friend is sueing you for six hundred million dollars.”时,镜头切向空着的证人席,这里的空缺应该也暗示了Eduardo已经走出了Mark的生活。Mark回应说“I didn’t know that. Tell me more.”实际上是在暗讽律师,表示一种“你以为我会不知道么”的语气,说明Mark已经接受了Eduardo离开的事实。而且后半段Eduardo和Mark的会议中,Gretchen要求SY停止叫Eduardo的名,而是改为“Mr. Saverin”的尊称,Sy辩解说“他们是最好的朋友”,Gretchen却说“不再是了”。这里两人都没有任何反驳,带着一种礼貌的疏离感。


Hand Covers Bruise, Reprise

出现时间:48分59秒左右

此时情节:Mark收到起诉信,第一次和Eduardo争吵,庭审经典片段出现

       这首曲子在影片的开头,也是一切开始的时候出现过,而在故事的巨大转折处,它又出现了。结合Eduardo和Mark的争吵,这里的“遮盖”应该是指Mark对于Facebook事务的刻意隐瞒。在他收到律师信的时候,他并没有告知Eduardo,而当被Eduardo问起时,他说“It was addressed to me”,Eduardo说,“The letter says we could face legal action”,Mark回答“ No, It says I could face legal action.”Mark一直强调这是他的事情,表示他很可能并不认为Eduardo是Facebook的一份子,也完全不觉得这些事情和Eduardo有关。电影中Mark主动向Eduardo提起Facebook都是在展示Facebook的优秀,而Mark把问题都藏了起来,自己解决,先斩后奏。这种隐瞒也是造成两人关系破裂的最大原因。而对于这里的庭审,Mark和Winklevoss兄弟之间的矛盾达到顶峰。Mark直接心不在焉地看向窗外,然后发现窗外在下雨。对方律师此时质问他为何如此不专注的时候,Mark尖锐地指出他们完全不值得他的注意力,语速飞快,用词狠辣,比起之前的尖锐完全又上了一个层次。


Carbon Prevails & Eventually We Find Our Ways

出现时间:51分左右

此时情节:厕所间blow job

       在电影里这两首曲子挨得很近,几乎是紧接着响起,但风格上却不尽相同。“Carbon Prevails”节奏更加快,也更加明快,与blow job的画面十分配合。至于曲名的翻译,直译就是“碳占优势”,个人猜想可能是指氧气耗尽,而肺内的二氧化碳含量上升的情景。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大家请自行脑补。“Eventually We Find Our Ways”的译名就更显忧伤——“最终我们分道扬镳”。不过根据电影的的情节来看,这里并不是指向Mark和Eduardo,而是指Mark和Erica。这里Mark和Erica不巧又在酒吧相遇,Mark想和Erica谈谈,但Erica很明显没有这个意愿。很可能是由于Erica对他满不在乎的态度惹到了Mark,Mark不惜以代写十个小时程序为代价,要将Facebook扩展到BU,这也是影片中Facebook第一次有计划的扩展,当然也是Facebook的正式成立。而且也正是在这个时候,Eduardo提出了要扩展至加州,“It’s time for the Palo Alto guys to see it.”下一幕,Sean Parker就上线了,并且表现出了对Facebook的浓厚兴趣。所以说自己立的flag是要收的啊。


Penetration

出现时间:64分34秒左右

此时情节:Eduardo和Mark的庭审,关于在纽约寻求广告商

       “Penetration”是“渗透”的意思,曲子的开头是简单的钢琴弹奏,感情基调并不明显,但是配合电影画面还是有一种忧伤的感觉。这里Eduardo提到在纽约的会面,并用“They went terribly”来形容这些会面。一听到这里Mark立刻就抬起了头,迅速地反驳说“I was not asleep”。这时候镜头切换,Mark在会见广告商的时候心不在焉,故意发出声音以破坏会面。从这里开始,两个人的关系开始破裂,不同的理念把他们越拉越远。如果说之前他们的友谊是坚固的,那么这些小的分歧就像是渗入缝隙的水,一点点地洗刷着Mark和Eduardo之间的信任。而且这里Eduardo的表情,并不是愤怒或是怨恨,更多地是悲伤和痛苦,以及少许的无奈。他可以感觉到他们之间的疏远,Facebook不再需要他,Mark不再需要他,他努力想要反驳,却没有办法改变。


Magnetic

出现时间:66分31秒左右

此时情节:Sean Parker上线,Mark和Eduardo矛盾加剧

     节奏快速,紧迫,搭配略去台词的画面切换,这首配乐完美地营造出了一场暗流涌动的会面气氛。 “Magnetic”,有磁性的,很明显这里暗示了Sean Parker对于Mark的强大吸引力。虽然Sean说自己只是一个过来打招呼的小粉丝,但他很清楚自己的影响力,他也不难看出Eduardo和Mark之间观念差距很大,对他来说,Facebook很酷,但也不过是一个很酷的赚钱工具而已。在这次会面中,Sean并没有过多的提到Facebook,而是把重心放在自己的身上,展现出自己是一个很酷的人,完全不在乎别人的看法,认为自己有一些幽默感而其余人不能理解这一点。Sean提到“谁知道音乐行业没有一点幽默感”,和开头Mark被学校惩罚后抱怨“现代人怎么一点幽默感都没有”心理简直如出一辙。Sean在这场晚饭中努力地告诉Mark他们才是一类人,而Eduardo的点子一点都不酷,并且也会让Facebook变不酷。因此,Mark对Sean的认同度那么高也就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了。


In The Hall of The Mountain King

出现时间:84分26秒

此时情节:赛艇比赛,Winklevoss决定起诉

       这首配乐并非原创,而是改变自另一首交响乐,气势磅礴,层层递进,与移轴技术相结合,是赛艇看起来分外激烈又富有趣味。输掉赛艇比赛算是压倒Winklevoss兄弟的最后一根稻草,继寻求校长的帮助未果,两人又以轻微的差距在比赛中败北,甚至还从他人口中得知Facebook发展迅速,已经将触角伸向了遥远的欧洲大陆和英伦三岛。接二连三的失败让几乎从未体验过失败的Winklevoss猝不及防,因此也正是在这时,素来绅士的Cameron Winklevoss一锤定音,决定起诉Mark。


Almost Home

出现时间:93分19秒左右

此时情节:Eduardo冻结账户

       这里的情节是Mark和Eduardo矛盾激化的开端。之前Eduardo搭乘凌晨的飞机去西海岸找Mark,结果在瓢泼大雨中等了几个小时,最终为他开门的也不是Mark,而是Sean。客厅也一片凌乱,完全不符合Eduardo平素精致整洁的品位。Mark告诉Eduardo,Sean安排了很多会面,Sean也在一旁冷嘲热讽。Eduardo想单独和Mark讲话,结果对方丝毫不问他为公司做了什么,甚至不记得他为公司放弃了实习,而听到那一句“你被落下了”的时候,所有恐惧都化为现实。而对于Mark来说,他看到Eduardo很开心,他希望Eduardo可以到加州来,和他们一起见证Facebook的成长。Sean能让Facebook变得更好,但Mark更希望和Eduardo一起经历这一切。他迫不及待地向Eduardo展示“The Wall”,他希望Facebook能得到Eduardo的注意力和认可。Mark一直没有否认过Eduardo说Sean不是这公司的一员,在他恳求Eduardo来加州的时候,他甚至还让Eduardo不要把这些话告诉Sean,由此可见Sean有多么厌恶Eduardo。“Almost Home”,可以译为“几近归去”,不止可以暗指Eduardo的行为让他不得不离开公司回到纽约,也许也可以指他们之间的关系即将回到原点,形同陌路。


On We March

出现时间:96分26秒左右

此时情节:Christy点燃了丝巾,Mark在电话里骗Eduardo

       “On We March”可以简单的翻译为“进行中”,对于Eduardo来说,他和Christy的关系在破裂,而他认为他和Mark的关系在重回正轨;对于Mark来说,他正亲手毁灭与Eduardo之间的信任。刚开始在电话中Mark指责Eduardo冻结账户的行为是完全错误的,几乎导致了Facebook的毁灭。Mark表示他再也不要回到过去的生活了,回到那被人嘲笑、被人孤立的生活。在电话中,Mark第一次说Facebook是他们一起创立的,是他们共有的,也许是为了博取信任,也许是Mark终于说出了想说的话。总之,Eduardo丝毫没有怀疑,而且还十分欣慰感动(这里总觉得花朵含着泪),坐上最早的班机去加州签“死亡证明”,因为Mark需要他的CFO。


Hand Covers Bruise, Reprise

出现时间:103分43秒左右

此时情节:摔电脑前奏

       第三次出现,这首歌贯穿整部电影,并在重要情节处恰到好处地出现。这里的情节是整部电影的高潮与结局。在Eduardo走进Peter Thiel的办公室时,Sean Parker正在外面观望会议室,拿着印有Facebook的杯子。事实上,Sean应该早就料到了这一幕的发生,脸上鄙夷心中鄙夷,正等着看好戏。Mark当时在编程,被摔了电脑以后第一反应是惊讶,被逼问后,咽了口口水,脸上闪过歉意和紧张,下意识地开始辩解。Eduardo这时候不断地追问Mark。Mark努力地回答,声音都有点带上了哭腔,眼神越来越悲伤。镜头切换到听审会现场。在Gretchen接连问完个人股份的稀释情况后,背景音恰到好处地响起,Gretchen脸上的表情写着“看,这就是事实”,而Sy则满脸无奈遗憾,Mark则是根本不敢抬头看Eduardo。


Complication With Optimistic Outcome

出现时间:104分52秒左右

此时情节:Sean和Eduardo的争吵对峙

       “复杂情况的乐观结果”,一半属实,一半并非。这的确是个复杂的情况,Mark在友谊和利益之间做出了选择,Sean渔翁得利,Eduardo遍体鳞伤。争吵的后半部分,Mark一言不发,Sean竭尽尖酸刻薄地诋毁Eduardo,Eduardo彻底失态了,接连的F word泄露了他内心的不安和愤怒。他最终没有给Sean一拳,也许是看在Mark的面子上,也许是不愿自毁名声。电影到这里,所有的冲突达到顶峰,曾经的友谊早就灰都不剩,不仅是对Mark。争吵全程,Dustin都坐在Mark的斜对面默默扣手,什么都做不了。Dustin一定心寒了,他见证了这两个人相识、相知、相伴,又被迫观看他们一点点走向破裂。这是最坏的结果,也是唯一的结果。


The Gentle Hum of Anxiety

出现时间:110分10秒左右

此时情节:Sean出事被抓,打电话给Mark

        对于Sean来说,这是必定的一个结局。生活的不检点总有一天会被揭发,而Facebook的大股东不能有这一天。就像冻结账户、被指控虐待动物是Eduardo那些可以被认为是危害公司的行为一样,吸毒是Sean对Facebook的抹黑。而对于他来说,Mark并没有什么情面可留。兔死狗烹,之前Sean是点火的人,现在也轮到他来体会Eduardo的痛苦。


片尾曲:Baby, you' re a rich man

Soft Trees Break The Fall

出现时间:117分17秒左右

结尾:演职员表



后记:第一次写整理性质的文,算是留给自己的一点纪念。写了很久,依旧不够好。感谢上次为第一部分捧场的菇凉们,谢谢你们。


评论(2)

热度(37)

  1. 侑killJo安 转载了此文字
    J安
©Jo安 | Powered by LOFTER